广东彩票发行中心 广东彩票发行中心 繼續發揮四大優勢,開啟銀行業改革開放新征程——中國銀行業協會黨委書記、專職副會長潘光偉在“2018新時代金融發展峰會”上的講話 - 領導講話 - 中國銀行業協會
設為首頁 | 加入收藏 | 回到首頁
  協會郵箱登錄
RSS訂閱
關于協會 協會動態 黨建專欄 專業委員會 教育培訓 行業動態 行業研究 電子刊物 會員動態 各地協會 系統服務
銀行家博客
繼續發揮四大優勢,開啟銀行業改革開放新征程——中國銀行業協會黨委書記、專職副會長潘光偉在“2018新時代金融發展峰會”上的講話
編輯:cba02 | 2018-12-12 15:43:06  | 作者: | 來源:  | 瀏覽:2584
(2018年12月12日)

各位領導、各位來賓、女士們、先生們:

    冉冉晨霧重,暉暉冬日微。在紀念改革開放40周年的初冬時節,很高興和大家相聚在北京,共同探討新時期金融改革發展大計,為邁向新時代的中國金融建言獻策。在此我謹代表中國銀行業協會對本次峰會的召開表示衷心的祝賀!在此背景下,圍繞本次峰會“改革開放再出發的金融機遇”主題,拋磚引玉,簡單談三點想法。

    一、涅槃重生,中國銀行業40年砥礪前行

    習近平總書記指出,“沒有改革開放,就沒有中國的今天。”改革開放40年來,中國金融業發生了翻天覆地的變化,中國銀行業實現了從大一統的單一銀行模式到現代銀行體系的重大轉變。從計劃經濟到市場經濟,從國家專業銀行到國有獨資商業銀行、再到公眾持股公司,經歷了企業化探索、商業化改革、股份制改造,經歷了亞洲金融危機、全球金融危機,經歷了一輪輪體制機制改革、組織架構創新、風險化解、戰略調整;經歷了一次次業務、產品、流程、渠道、技術的升級,櫛風沐雨,砥礪奮進,如今已脫胎換骨,并向世界先進銀行序列穩步邁進。

    回首往事,歲月崢嶸。40年來中國銀行業的改革發展并非一帆風順。改革開放初期,中國銀行業取得了一些成績,但由于治理結構不完善、資本金不足等原因,加之受到1997年亞洲金融風暴的沖擊,銀行業積累了大量不良貸款,一度被國內外一些學者認為國有大型商業銀行已到“技術性破產”邊緣。2002年2月,第二次全國金融工作會議明確提出,要對國有大型商業銀行進行股份制改造,條件成熟的可以上市。在黨中央、國務院領導下,在人民銀行和監管部門引領下,通過剝離處置不良資產、外匯儲備注資等“四步曲”,實現了大型銀行質的飛躍。一是剝離處置不良資產。在1999年通過發行特別國債、設立四家金融資產管理公司專門處置從國有商業銀行剝離的1.4萬億元不良貸款的基礎上,2003年股份制改制前又按照市場化原則核銷、剝離不良資產約2萬億元。二是外匯儲備注資。2003年,國家專門成立了中央匯金公司,先后向中行、建行、工行、農行注資近800億美元。三是引資引智引制。大力引入境外戰略投資者,其中美國銀行入股建行,持有建行19.9%的股份;高盛購買工商銀行8.89%的股份;匯豐銀行以現金入股交通銀行,占19.99%的股份。在引資的同時,還充分注重引智和引制,引入了一批外資董事和具有國際視野、銀行管理經驗豐富的高級管理人才,引入了國際上先進的經營管理、風險管理、內部控制等制度和做法。四是股改上市。在進行股份制改造、設立“三會一層”等公司治理機制后,從2005年到2009年,交通銀行、建設銀行、中國銀行、工商銀行、農業銀行陸續完成在香港和內地的發行上市。正是通過這些重大改革,我國金融體系才能成功抵御2008年國際金融危機的嚴重沖擊。

    時光荏苒,滄海桑田。在監管部門的有效引領下,中國銀行業相繼建立了以資本約束、風險管理、內控合規、資產負債管理等為主要內容的經營管理體制。特別是近年來,銀保監會開展了“三三四十”等專項整治活動。經過深入整治,金融風險處置取得積極成效,結構性去杠桿有序推進,高風險金融業務萎縮,一些機構野蠻擴張行為收斂,金融亂象得到初步遏制,市場約束逐步增強,審慎經營理念得到強化。目前,銀行業體系漸趨完整,抗風險能力今非昔比,資產質量明顯提高,資本實力顯著增強,盈利水平穩步提升,穩居我國金融業主導地位,成為金融穩定的“壓艙石”,國際影響力也不同凡響。2011年以來,中國銀行、工商銀行、農業銀行和建設銀行先后入選全球系統重要性銀行。英國《銀行家》發布的“2017全球銀行品牌500強”,中國銀行業上榜品牌總價值首次超過美國銀行業,成為全球領軍者,其中,有4家銀行位列全球10強,中國工商銀行品牌價值連續多年位居第一位。截至2018年三季度,我國銀行業金融機構本外幣資產264萬億,超過歐元區,各項指標也持續改善。信貸資產質量保持平穩。三季度末,商業銀行不良貸款余額2.03萬億元,不良貸款率1.87%。利潤增長基本穩定。商業銀行累計實現凈利潤15118億元,同比增長5.91%,增速較去年同期下降1.49個百分點。風險抵補能力較為充足。商業銀行貸款損失準備余額為3.67萬億元,較上季末增加1755億元;撥備覆蓋率為180.73%,貸款撥備率為3.38%;商業銀行核心一級資本充足率為10.80%,一級資本充足率為11.33%,資本充足率為13.81%。流動性水平保持穩健。商業銀行流動性比例為52.94%,人民幣超額備付金率1.89%,存貸款比例為73.55%。

    銀行業服務實體經濟的質效不斷提高。三季度末,金融機構人民幣各項貸款余額133.27萬億元,同比增長13.2%,較好地滿足了國家重大戰略、重大工程、重點項目及其他領域的資金需求。服務“一帶一路”進展顯著,截至2017年底,已有10家機構在26個“一帶一路”沿線國家設立了68家一級機構,累計發放貸款超過2000億美元。普惠金融進一步加強。三季度末,涉農貸款余額33萬億元,同比增長6.6%。用于小微企業的貸款,余額33萬億元,其中單戶授信總額1000萬元及以下的普惠型小微企業貸款同比增長19.8%;有貸款余額的戶數超過1600萬戶,同比增加406萬戶;對民營企業的貸款余額已達到了30.4萬億元,占整個貸款比例近四分之一,增幅繼續上升。

    二、發揮“四大優勢”,開啟銀行業高質量發展新征程

    中國改革開放40周年之際,正是我們承前啟后,繼往開來的關鍵節點。在這個新的歷史起點上,銀行業要繼續堅持發揮市場在資源配置中的決定性作用,繼續發揮以往優勢,克服不足,實現從高速發展向高質量發展的轉變。

    第一,繼續發揮決策高效、執行力強的制度優勢。改革開放以來,中國銀行業能取得重大成就,關鍵在于堅持黨對金融工作的集中統一領導,在于中國特色社會主義集中力量辦大事的制度優勢,在于將黨的政治優勢和民主集中制的決策優勢有機結合,在于執行力和高效率。1997年亞洲金融危機爆發后,中央召開了首次全國金融工作會議,以后每5年召開一次。歷次金融工作會議都既對過去5年的金融工作進行全面總結,又對未來5年的金融工作進行全面部署。比如去年召開的第五次全國金融工作會議,明確了做好金融工作的“四項原則”和服務實體經濟、防控金融風險和深化金融改革的“三大任務”,明確了服務實體經濟是金融工作根本目的、防止發生系統性金融風險是金融工作的永恒主題、深化改革開放是金融發展根本動力,并對擴大金融對外開放進行了明確部署。每次金融工作會議都是一次匯集眾智的過程,規劃了未來五年進一步改革發展的方向、時間表和路徑圖,讓監管部門、金融界以及各地區和部門得以統一思想、凝聚共識、形成合力、共同行動,確保了銀行業朝著正確的方向穩健運行。

    第二,繼續發揮協調創新、激勵相容的體制優勢。改革開放以來,中國銀行業能取得重大成就,關鍵在于建立了一套行之有效的監管體制、銀行業內控風險管理機制、風險防范預警處置機制和溝通協調機制。這套體制機制富于前瞻性、靈活性和有效性,不是一成不變的,更不是僵化的,而是能夠通過不斷暴露的新風險,不斷糾錯、不斷修訂,校正更新、隨機而變、自我完善。正是因為這一優勢,中國銀行業能夠有效應對2013年的“錢荒”、匯率貶值壓力等重大風險事件。特別是金融穩定發展委員會的成立,將會更好地發揮統籌協調優勢,統籌金融改革發展與監管,協調貨幣政策與金融監管相關事項,協調金融政策與相關財政政策、產業政策等。全國金融工作會議特別強調完善公司法人治理結構,優化股權結構。監管部門認真貫徹落實,銀保監會主席郭樹清多次強調良好的公司治理是銀行業穩健發展的基石,專門召開公司治理培訓座談會,并在機構改革時成立專門的公司治理監管部。當前,銀行業金融機構也都按照監管部門的要求,加強了公司治理建設。從銀行業的股權結構看,當前城商行和農商行的民營資本占比分別為55%和80%以上,股權相對多元分散,而大型商業銀行的股權相對比較集中,國有股占比相對較高(一般是70%-80%)。建議按照“有退有進”的方略,推進落實國務院批準同意的交通銀行混合所有制改革方案,探索推進商業銀行的混合所有制改革,進一步優化股權結構,擴大外資、民資持股比例,發揮戰略投資者作用,完善公司治理,形成有效制衡,同時,釋放更多國有資本投入到普惠民生等領域;探索建立股權激勵和員工持股計劃,完善報酬與效益和風險掛鉤、激勵相容的薪酬激勵機制。

    第三,繼續發揮與時俱進、創新引領的技術優勢。改革開放以來,中國銀行業能取得重大成就,關鍵在于始終堅持以科技創新為引領,積極擁抱金融科技。信息技術推動銀行業與科技的深度融合,在支付、獲客、信貸、智能投顧及財富管理等領域開展了大量合作,實現了經營成本降低、服務效率提高、業務流程優化、風險管控加強、業務模式創新,全面提升了客戶體驗和服務質效,重新定義了銀行服務。從銀行業監管看,我國較早地將信息技術應用于行業監管,先后設計開發了“1104”非現場監管信息系統, EAST 現場檢查系統,使得監管有效性大幅提升。從銀行內控風險管理看,我國較早地引入了貸款五級分類,并將之細化用于貸款質量管理(有的細化達到近20項);較早地從世界銀行等國際組織學習小額信貸管理,使得普惠金融得以較好地發展。從銀行服務看,科技引領和數字化建設已讓銀行呈現出“服務智能化、業務場景化、渠道一體化、融合深度化”等“四化”趨勢。金融科技應用讓中國銀行業的平均離柜率在過去幾年大幅攀升,從2010年的平均45.2%上升到2017年的87.58%;建行首家“無人銀行”得以推出,為廣大客戶呈現了一個以智慧、共享、體驗、創新為特點的全自助高度智能化服務平臺;讓微眾銀行的線上貸款“微粒貸”,實現了7*24小時運行,秒批秒貸。金融科技也讓中國的移動支付領先全球,讓智能投顧在財富管理等領域得以應用。這些技術變革改善了金融供給不平衡、不充分的矛盾,提升金融服務的可得性和獲得感。

    第四,繼續發揮高素質、專業化的人才優勢。銀行業是人才密集的服務行業。改革開放以來,中國銀行業能取得重大成就,關鍵在于樹立了“金融事業,人才為本”的理念,為銀行業改革發展提供了有力的組織保障和人才支持。一是從原來的干部人事管理向人力資源開發轉變。銀行業金融機構先后實施了形式多樣的人才工程,如對專業技術人才實施“新世紀百千萬人才工程”,對國際化緊缺人才實施“千人計劃”、“國際英才開發工程”,對經營管理人才實施“高級人才打造工程”,許多銀行對儲備人才,實施了管理培訓生制度。二是行政職務架構逐步被專業化的職級管理替代,建立起多元化的職位體系。按照經營管理人員、專業技術人員以及業務操作人員分別設置不同的職務序列,打破了“千軍萬馬走行政獨木橋”的局面。三是實現了由傳統粗放行為考核到績效考核和績效管理的轉變,廣泛引入KPI、RAROC經濟資本考核、360度考核以及平衡計分卡等多種形式的績效考核方法。四是在薪酬體系建設上,實現了經營業績與績效獎勵緊密掛鉤,激勵與約束相統一的機制。五是高度重視“忠、專、實”人才培養。普遍樹立了“學習創造價值”和“培訓提升競爭力”的理念,加大培訓投入,注重培訓基地建設,采用線上線下、境內與境外、學習與研討等多種形式開展培訓,提高從業人員的素質。監管部門率先示范,近15年來每年都向香港金管局派出多批監管人員學習培訓,先當學生后當老師。隨著中國銀行業發展和監管水平的提高,2011年以來,在內地舉辦香港銀行家高層研修班,促進內地和香港銀行業高管人員相互學習,共同提高。

    三、發揮行業協會平臺作用 助推銀行業行穩致遠

    實現銀行業高質量發展,不僅需要銀行業金融機構自身努力,需要監管機構大力推動,還需要行業協會積極引領。中國銀行業協會正在全力打造五大平臺,引領行業穩健經營發展。一是打造宣傳輿情平臺。聯動成員單位開展輿情監測應對、課題研究、專項調研等,穩妥應對輿情風險事件,維護銀行業權益和會員單位聲譽。比如,通過澄清托管責任,較好地防范了外部事件對托管銀行的沖擊。二是打造信息科技平臺。籌建貿易金融跨行交易“區塊鏈平臺”,積極探索區塊鏈技術和貿易金融業務的融合發展模式。籌劃設立信息科技委員會,研究建立遠程智能應用實驗室,創新發展金融科技。三是打造研究發展平臺。深入開展行業穩健發展能力陀螺(GYROSCOPE)評價體系研究,打造中國銀行業自己的話語權;推進專家隊伍建設,建立行業發展研究委員會專家智庫平臺;加強對行業發展具有重大影響的前沿領域和熱點問題的研究,定期發布品牌報告。四是打造教育培訓平臺。繼續開展銀行業從業人員和高管資格考試,加強線上培訓力度,加強行業培訓的國際戰略布局,繼續與哈佛大學肯尼迪學院合作舉辦“中國銀行家海外高級研修班”,與香港金管局合作舉辦 “內地銀行家風險防范與轉型發展研討會”,與香港交易所合作舉辦“中國銀行家資本之路專題研討會”,努力提高銀行家的國際視野、專業水準和職業操守。五是打造國際交流平臺。協會共計與11個國家的同業組織簽訂了諒解合作備忘錄(MOU)。籌建倫敦代表處,持續擴大對外交流合作。繼續組織外資、臺資銀行開展“灣區行”等考察活動,促進銀行業對外開放政策的落地實施。

    展望未來,中國特色社會主義進入了新時代,銀行業面臨難得的發展機遇。同時錯綜復雜的國際政治經濟環境可能會帶來嚴峻的挑戰。當前和今后一個時期我國金融領域尚處在風險易發高發期,我們還可能遭遇“鵝來了”(黑天鵝)、“牛來了”(灰犀牛)甚至是“雞來了”(明斯基時刻)等風險。但是,我們相信,在黨中央、國務院的正確領導下,在監管部門的有效引領下,按照“六穩”的要求,只要繼續發揮優勢,群策群力,銳意創新,開拓進取,我們就有足夠的智慧和能力戰勝各種風險挑戰,確保銀行業穩健運行,為我國經濟社會持續健康發展作出新的更大的貢獻!


聯系我們
地址:北京市西城區金融街20號交通銀行大廈B座 郵編 100033 電話:010-66553368 010-66291132 傳真:010-66553356 Email:
中國銀行業協會版權所有,copyright2005-2009 京ICP備06003730號
京公網安備 11010202007127號